首页 >> 最新文章

房主与挖掘机司机拆迁现场同时丧命-【新闻】

2021-04-08 09:40:27

房主与挖掘机司机拆迁现场同时丧命

房主与挖掘机司机拆迁现场同时丧命2012-05-22 从前晚起,有关黑龙江省大庆市萨尔图区强拆致两人死亡的消息,就成为网上热点。发帖人援引当地电视台的消息称,5月15日,萨尔图区因拆...

从前晚起,有关黑龙江省大庆市萨尔图区“强拆”致两人死亡的消息,就成为网上热点。发帖人援引当地电视台的消息称,5月15日,萨尔图区因拆迁问题发生一起悲剧:一名房屋遭拆的男子,被挖掘机砸中腰部后死亡,几乎同时,将头伸出驾驶室外的挖掘机司机,也被挖掘机大臂卡住后死亡。有网友称,当时挖掘机司机不顾被拆迁人阻拦,故意用挖掘机将前者拍死。这一说法引起网友一片指责声。

昨晚,大庆市萨尔图区政府通过其官方网站通报称,经过大庆市安监局、公安局等部门组成的调查组调查,“确认这是一起由于挖掘机驾驶员安全意识淡薄、误操作导致的起重伤害事故,为一般性生产安全事故”。

拆迁双方转眼间均丧命

率先披露此事的,是黑龙江电视台在5月16日播出的一档名为《新闻夜航》的节目。据介绍,在大庆市萨尔图区石材大市场里,年过半百的于淑云和丈夫李宝林养了一百多头猪。

5月15日15时左右,李宝林外出拉猪食,于淑云正在家喂猪,“听到噼里啪啦、就像拆什么似的声音”,她跑出去后发现,几个人正指挥着挖掘机在拆自己家院子的外墙,于是就跑出去阻拦。

节目中,两位接受记者采访时的妇女证实,前来拆墙的人是当地城管,因为“都穿着制服”。见状后,于淑云当时就跪下来央求,“给大姐两天的时间就行”。上述两名妇女证实此事。

报道称,“于淑云的央求却没有令轰鸣的机械停下来”。不过,按照萨尔图区城管执法局的说法,得知于淑云的家养了很多猪,就让李宝林签了一个自拆保证书,尔后就撤离现场,并没有继续拆下去。

接下来,或许谁也没有想到,惨剧发生了。节目称,于淑云随后发现,“就是一瞬间,原本站在自己身旁的老伴,就被挖土机拍倒在地,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于淑云的老伴就开始吐血,脸也变成了紫色”。

节目后半段援引于淑云的话说,李宝林签字后觉得气不过,就给大庆市长热线打了一个电话,没想到刚撂下电话,就被挖掘机给砸中了。但惨剧到此并未结束。“正当人们疾呼司机师傅救人时,挖掘机摇臂并没有停下,司机刘继峰在探头瞭望的过程中,头被夹在挖掘机的驾驶室跟大摇臂之间,也不幸遇难了”。

房屋是否属违建有争议

转瞬间,两条人命消逝。围绕这起事故的诸多争议也随之而来。焦点之一,是萨尔图城管执法局这次拆墙行动的性质,具体而言,就是于淑云家的养猪场是否属于违章建筑,应不应该被清除。

对于此次行动,萨尔图区城管执法局副局长林维明称,是全市环境整治行动的一部分,“不仅是在萨尔图区,全市都在考虑拆除无产权建筑”。但对于于淑云居住的地方是否属违建,林维明并没有直接回应,认为要问于淑云。而于淑云在节目中称,自己也不知道猪场是否属违建。

按她的说法,“自己和丈夫搬到这里已经有十五年了,房子是从工商联社的单位手里租来的公房,前两年,工商联社破产以后,也就没有人再来过问过房子,而于淑云一家也就一直没搬走”。

据报道,见到于淑云的猪场里养了很多猪,萨尔图区城管执法局认为“去拆不太人性化”,就让于淑云的丈夫李宝林签了自拆保证书。于也承认,自己丈夫当场签了保证书。但没想到,随后却发生了惨剧。

城管被指推卸雇用责任

挖掘机司机刘继峰的死亡,还引发了其与萨尔图区城管局是否存在雇佣关系的争议。在《新闻夜航》节目中,于淑云回忆当时的情形时曾提到说,当她阻拦拆墙时,“司机说,我是城管雇来的,让我拆我就拆”。

对此,萨尔图区城管执法局的局长闫传良曾否认司机是他们雇的。按照他的说法,司机是一个中间人从社会上雇来的,事故发生时他们已经结束拆迁,所以和他们并无关系。“不管机械手发生了怎样的事故,那是我们撤离之后,没有在作业之中,而且这个机械手不是我们雇的”。

但刘继峰的家属却质疑城管执法局的这种说法。刘继峰的大舅哥高宝后来接受采访时表示,城管执法局的这种说法“完全地推卸责任”。高宝说,城管执法局是通过他雇用的刘继峰,而且是采用包天的方式。“我们车没撤离现场,他们凭什么说终止合同了,城管在现场指挥呢,车还没等收呢,终止合同钱得给我们呀,钱还没给我们呢,包天儿的,这钱得点给我们,才能算终止合同呀”。

据介绍,事后刘继峰的家属曾到城管执法局讨说法,但一直未见到该局负责人,也没有得到明确说法。

官方:司机误操作导致事故

昨晚,萨尔图区政府通报了《萨大路石材市场“5.15”起重伤害事故调查初步结果》,称经过初步调查,“这是一起由于挖掘机驾驶员安全意识淡薄、误操作导致的起重伤害事故,为一般性生产安全事故”。

通报称,大庆市安监局、公安局等调查显示,事发时挖掘机“已熄火,车门敞开,挖掘机大臂和铲斗呈收回状态,驾驶员左侧安全保护锁呈未锁定状态……其大腿外侧根部靠座在驾驶座椅右侧一个操控手柄上……房主李宝林在挖掘机正前方,对着驾驶室,趴在挖掘机前部横梁上,腰部被挖掘机铲斗压着。”

与刘继峰大舅哥的说法不同,调查称,刘继峰受雇于个体人员毕忠林,但未确认毕与城管部门的关系。

调查提供的事情经过版本是:当日16时30分许,在拆除一段砖墙后,房主李宝林与城管部门达成缓拆协议,约定由房主在两天时间内自行拆除,双方在协议上签字,城管部门随后通知拆迁人员撤离。

挖掘机司机刘继峰接到城管人员的撤离指令后,将挖掘机向后倒车停放在空地上,收起挖掘机大臂和铲斗,随后房主李宝林和司机刘继峰发生言语纠纷,“说话过程中,由于刘继峰身体向右侧倾斜并将头部探出车窗,其身体的臀股部位压到了挖掘机右侧操作控制拉杆,致使挖掘机大臂瞬间向下降落”。结果,刘继峰的头部被液压杆挤压在驾驶室的夹角处致死,而李宝林则被铲斗砸中腰部死亡。

调查认为,刘继峰的不当操作是造成事故的直接原因,而萨尔图区城管局执法人员在下达撤离拆迁现场指令后,未及时督促挖掘机司机驶离现场,是造成这起事故的间接原因。南都记者张东锋

福建康普艾空压机

海南工业超声波加湿机

武汉全自行走式升降机

济南塑料手套

友情链接